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桂林宛田瑶族乡欢庆“禁风节”:百年民俗对歌爱恋赶圩忙
时间:2024-03-01 10:09:29来源:中国新闻网责任编辑:施少伦

《香蕉黄频》

  中新网桂林3月1日电(蒋丰慧 杨宗盛)2月29日,正值农历正月二十,在广西桂林市临桂区宛田瑶族乡庙坪村,舞狮队伍敲锣打鼓穿过民居间狭窄的石板路,在宛田瑶族乡村民和游客的簇拥下,舞狮欢度“禁风节”。

(无人机照片)“禁风节”活动现场载歌载舞。 杨宗盛 摄

  每年农历的正月二十是宛田瑶族乡庙坪村传承了500多年的“禁风节”,这天,宛田瑶族乡的瑶民们便要禁响动禁声音,敬畏自然,以免一年中招来大风对房屋和庄稼的危害,而瑶民们则会悄悄到附近无瑶族民众居住的庙坪街过节赶圩,即使载歌载舞也不会有风神降罪。

  当天,活动现场人声鼎沸,清甜的拦门酒让村民连声赞叹,配合默契的竹竿舞叫人欢笑连连,瑶民载歌载舞带来视觉盛宴,赶圩的瑶民和游客感受着洋洋喜气。

  今年51岁的宛田瑶族乡瑶民赵玉河,沉浸在舞狮锣鼓声的热闹氛围里,这次“禁风节”,他和妻子特地带着还在襁褓中的孙子感受过节的欢乐。

  “在我很小的时候,长辈就告诉我,今天不能在屋里发出动静,以免惹怒风神掀翻自家屋顶的瓦片。”赵玉河说,为了今日出门赶圩开门时不发出声响,他早在昨天就做好了准备。“我们住的是木楼,我昨晚睡觉时在门轴上慢慢倒一碗水,今天出门木门就不会发出声响了。”赵玉河如是说。

  如今,庙坪村的“禁风节”已成为当地各村落的瑶民汇聚于此进行农产品交易、男女青年对歌爱恋和多民族文化交流的平台。宛田瑶族乡瑶民赵福球告诉记者,自己与妻子的相识便是在“禁风节”上,这也是瑶民的“情人节”。

图为“禁风节”现场的“竹笋剥剥秀”活动。 杨宗盛 摄

  今年的“禁风节”新增的“竹笋剥剥秀”活动让赵福球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凭借着从小练就的剥笋手艺,他斩获活动“银笋王”的称号,准备带着自己剥好的六七斤竹笋和奖品腊肉回家,等禁风节过后做一顿本地名菜“竹笋炒腊肉”。

  “我一直知道宛田瑶族乡有很多节日,今天我第一次知道了‘禁风节’,我们一帮同事过来吃糍粑喝油茶,玩得很开心。”游客陈丽玲说。

  近年来,临桂区宛田瑶族乡努力实现各族民众广泛交往、全面交流、深度交融,荣获全国卫生乡镇、自治区民族团结进步示范乡镇等称号。下一步,该乡将推动“民族文化+产业融合”深度融合,着力打造宜居宜业宜乐宜游的“瑶乡风情小镇”,为桂林创建世界级旅游城市增色添彩。(完)

【编辑:张燕玲】

图片

  另有一件或许并不算小的小事值得一提。关于骨笛的命名,学界一直有不同声音,主要来自于刘正国的坚持。笛在文献中出现较晚,《诗经》《左传》等先秦古籍有关音乐的记载中,涉及“笙、箫、龠、管、篪”等众多古代管乐器,却并没有笛。汉代马融在《长笛赋》中说,“笛生乎大汉”。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原所长黄翔鹏曾就贾湖骨笛的定名提出一种观点,他认为一个祖先有很多后代,不应以其中一种后裔之名给祖先定名。贾湖骨管是中国管乐器的祖制,不应该用晚出现的名称为早出现的乐器定名。但他提出不必苛求某一种后代的名字,就以当下最自然、最简单的命名,称“笛”即可。就此中止了当时对贾湖乐器定名的讨论。但刘正国认为,以笛来命名,显然同样难逃“以后裔之名为祖先定名”之嫌。《香蕉黄频》  张居中今年已经69岁,对贾湖仍有很多疑问,他的团队正在研究贾湖绿松石来源等问题。1999年的考古报告中,张居中留下了一个遗憾,他分析了贾湖文化的去向,却没有解释其来源,因为他认真思索后,仍然没有理出头绪。20多年来,他没有放下这个问题,如今心里已经有一个轮廓。“有思路了,但还属于科学假说阶段,有点虚无缥缈。”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23版权所有